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正版挂牌全编 >

正版挂牌全编

王朝酒业涉欺诈指控 人头马一年两次减记资产

发布时间:2019-12-01

  当前位置:首页食品资讯产经企业王朝酒业涉欺诈指控 人头马一年两次减记资产

  时间:2014-06-05 08:44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 卢琦安

  核心提示:曾与张裕、长城并驾齐驱,但现今已经远远被抛离,国内葡萄酒巨头之一王朝酒业(在深陷内部调查停牌逾一年后,突然在近期发出一纸公告称,位于香港的主要营业地点遭香港裁判法院搜查,内部调查似有愈演愈烈之势。

  曾与张裕长城并驾齐驱,但现今已经远远被抛离,国内葡萄酒巨头之一(00828.HK)在深陷内部调查停牌逾一年后,突然在近期发出一纸公告称,位于香港的主要营业地点遭香港裁判法院搜查,内部调查似有愈演愈烈之势。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在王朝酒业披露开始进行内部调查之后,其第二大股东人头马君度集团已经两度计提王朝酒业的资产,减值近半。新食文化传媒葡萄酒事业部总经理杨征建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王朝酒业近几年的表现不好,再不改变,过几年可能市场上就没有王朝了,“这是很可惜的事。”

  王朝酒业的停牌其实是缘于一封举报信,去年3月,王朝酒业称,核数师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下称“罗兵咸永道”)接获匿名人士提出的针对王朝酒业若干交易事项的指称(下称“指称事项”)。随后,该公司委托法律顾问与独立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安永”)进行内部调查,以核实指称事项的真伪。自此,该公司进入了长逾一年的停牌期。

  至今年5月14日,王朝酒业“低调”公告称,接获一张由香港裁判法院发出的搜查令,以进入及搜查王朝酒业香港主要营业地点的处所。但同时表示:“于该公告日期,公司并不知悉任何就此提出的检控。”《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致电香港裁判法院欲获得更详细的资料,但负责人称,需要提供搜查令的具体编码。记者就此向王朝酒业查询,但公司回应表示:“按公司律师指引,有关搜查令的编码问题,不方便披露。”

  虽然王朝酒业并未明确搜查是否与内部调查有关,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翻查近一年多的公告,发现这场内部调查似乎有愈演愈烈的势头。本来在去年7月31日,王朝酒业就已表示,预期安永将于2013年8月末或之前完成内部调查报告。似乎有望短期复牌,但随后的10月8日,却又接获香港联交所施加的复牌条件,条件包括“刊发内部调查结果,并就任何问题提供说明”。在去年10月31日,王朝酒业收到安永编制的内部调查之中期报告后,却称:“审核委员会及安永正在考虑对现有的内部调查执行额外的步骤,以便最终完成内部调查。”

  其实,关于王朝酒业内部调查的“出炉”时间是一推再推,早在去年11月29日,王朝酒业公告中称:“期望安永将在2013年12月底或之前提供更新后的内部调查报告给审核委员会。”随后的12月31日又称,由于整理和核实内部数据及第三方记录的过程比原先的预计花费了更多时间,因此“除非发生不可预见情况及没有进一步扩大内部调查范围外,期望安永将在2014年2月中旬或之前完成内部调查的更新资料给审核委员会”。

  但2月28日,王朝酒业在公告“审核委员会正在考虑更新数据,并将于2014年3月初或之前寻求罗兵咸永道对更新数据的意见”后,在3月与4月又表示:“管理层现仍然与多方专业人士联系及将于2014年5月中旬或之前与他们个别会面进一步讨论及厘清该更新数据。于讨论及厘清后,管理层将通知董事会就其将采取什么行动以继续审核工作。”截至停牌前,王朝酒业每股收报1.44港元,而该公司包括2012年年报、2013年中期报告、2013年年报均因此次内部调查未刊发。

  虽然王朝酒业未对匿名举报信的内容透露更多详情,但第二大股东、洋酒巨头人头马君度集团却在年报及半年报中“用脚”投票,即在不足一年的时间内,两次计提其于王朝酒业的资产,而且其在公告中还披露,王朝酒业是由于欺诈指控(allegations of fraud)而进行内部调查。

  1980年,王朝酒业是国内第二家中外合资企业,合资外方人头马君度集团持王朝酒业约27%的股权。《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翻查人头马君度集团去年7月刊发的2012/2013财报看到,当时人头马君度集团称,考虑王朝酒业收入的下滑趋势已有明确的信号(不论欺诈指控是否真实或他们的潜在影响),因此决定对这项资产做减值处理,从2012年3月的5880万欧元减值1590万欧元,至4290万欧元。

  在2013年11月,人头马君度集团的2013/2014半年报中又再次提到,通过独立专家的帮助对王朝酒业进行评估,人头马君度集团再决定增加1090万欧元资产减值,评估王朝酒业的资产值为3000万欧元。

  至此,人头马君度集团所持有的王朝酒业资产在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已经减值近半,因此也拉低了人头马君度集团的业绩,该公司在2013/2014中期财报称,净利润为6930万欧元,同比下滑20%,如果撇除王朝酒业资产减值等影响,净利润为8550万欧元,下滑3.4%。

  对于王朝酒业在港主要营业场所遭查封一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日致电人头马君度集团,但相关负责人称,因公关经理休假,暂未能回应相关问题。王朝酒业对此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是股东的个人决定,所以公司对这种做法没有立场。现时人头马仍有4位董事代表在公司董事会内,有关内部调查事件,他们与公司仍然保持良好沟通。”

  虽然王朝酒业自2012年年报开始就没有再公布业绩详情,但在去年11月,王朝酒业已经发布盈利预警称,预期2013年度未经审核的综合亏损相对去年未审计的综合亏损扩大,原因有三,一是毛利及毛利率较去年下跌;二是分销成本对收入的百分比与去年比较上升;三是由于法律及会计专业服务有关的行政费用的增加。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近年来王朝酒业的表现并不理想,“王朝酒业是个老品牌”,葡萄酒营销专家王德惠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个品牌这些年受到市场的冲击很大,但没有新的营销手段、策略,虽然换了负责人,但新的商业模式至今还没有感受到,“他们手中有很多很好的品牌,例如他们是法国香奈系列葡萄酒的中国总代理和运营商,但没有什么动作。王朝已经被张裕、长城远远甩开了。特别是在2008年到2012年期间,王朝酒业的强势市场表现不好,其他新的强势区域也没有跟上。”

  其实,经过几年发展,王朝酒业已经被威龙葡萄酒超越,根据最新的数据,张裕的销售规模逾40亿元,长城销售规模约18亿港元,威龙约7亿元,“在限制三公消费之前,王朝的销售规模约10亿元,近两年国产葡萄酒萎缩,根据竞争对手的表现,预计王朝的销售规模现在大概4亿元~5亿元”,杨征建表示,王朝的跌幅应该超过平均数。因此预计王朝恐怕已跌出三强之列,被威龙取缔。王德惠也分享了相同的观点。

  “王朝的问题在于体制,农垦局的体制导致其市场反应比较慢。”杨征建表示,在之前大股东天津发展将所持有的股权转入天津医药的名下,但医药企业跟酒业的相关度不高,而且本来从医药调过来的郝非非上任以来,也没有新的动作、调整,企业给人感觉反应僵化。

  其实,在王朝一直比较强势的浙江、福建,经销商的压力也不小,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从前一个在强势区域的经销商年销售高峰期可达5000万元~6000万元,但现在1000万元都卖不出去。产品没有性价比,本来王朝在强势区域的市场份额也渐渐被张裕、威龙和进口葡萄酒占据。”

  对于营销表现不突出,王朝酒业昨日回应《第一财经日报》:“自三公政策出台后,国内中高档葡萄酒及餐饮市场均受到一定程度影响,所以本公司业绩也受到相关影响。在策略营销上的新举措方面,王朝会推动和专注中低档葡萄酒产品市场并投放更多资源于社交网上平台以增加与零售客户的接触。”

  [食品资讯搜索] [加入收藏] [告诉好友]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不是吧。。中国也有啊】巴西蚊子基因改造计划适得其反:恐创造出超级物种

  阿根廷门多萨省省长、市长亲临 11.9-11 Interwine 展会,亲自推广门多萨省葡萄酒

  注意!山东抽检发现16批次不合格食品,涉及糕点、酒类、调味品、罐头、饮料等

白小姐旗袍彩图| 香港马会资料平特一肖| 香港金财神24码| 波肖门尾图库印刷图库| 老版香港霸王五点来料| 年香港六合开奖排期表| 香港马会六和开奖结果| 香港正版五肖中特网| 管家婆五点来料王中王| 六合至尊|